第342章 衣冠禽兽

第(1/2)页

小院还有多余的房间,他今夜居然说要留下来,叫胭脂怎么能不慌。
  但是,这房子是人家的,人家想住就住,你也没理由赶人走。
  “去把偏房给先生收拾出来,我去煮醒酒汤!”
  胭脂连忙吩咐下人去收拾房间,而她自己也找了个理由走开了。
  煮完醒酒汤让人给叶从文送去,她便自己回房间休息去了。
  心里想着,他应该睡下了,不会有什么幺蛾子。
  但是心里还是不太放心,睡觉的时候,把簪子压在了枕头底下。
  叶从文果然心里藏着鬼,他今天突然跑过来喝酒,还住了下来,看来是按耐不住了。
  夜半,他来到了胭脂的房间,房门口有婢女守着,看见叶从文来了,她们正想行礼,却被制止。
  “下去吧!一会儿不管听见什么,都不许进来。”
  丫鬟们都是叶府出来的,她们脸上有些犹豫为难,但是又无可奈何。
  只能替里面的胭脂姑娘捏一把汗。
  对不住了胭脂姑娘,她们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自己都是奴隶,卖身契还捏在叶家手里,叶家才是真正的主子。
  叶从文推开门进去,径直走向床榻处。
  胭脂今夜一直睡不安稳,她翻了个身,只觉得黑暗中有个人影在看着自己,然后下一秒便有一双手朝着自己袭来。
  她吓得尖叫出声,连忙裹紧被子把自己保护起来,但是她要面对的是一个力气和身量都比自己大出许多的男人,根本不是对手,三两下,身上裹着的被子就被抽掉了。
  “胭脂,别再反抗了,你就跟了我吧,洛铭那小子就是个中看不中用的懦夫,你何必为他守身如玉?”
  叶从文终于暴露出了自己的本性,他也是个不折不扣的衣冠禽兽。
  “你下流,你不配为人师!”胭脂怒骂道。
  但她越反抗,就越能激起叶从文的征服欲。
  “你说得对,我不配为人师,可谁让你长了这么一张脸,明明就是你在勾引我,不过我答应你,只要你乖乖顺从我,我一定会给你个名分,比当外室可强多了。”
  “我不稀罕,你滚开,别碰我!”胭脂歇斯底里的吼着。
  叶从文已经爬到了床上,一整个压在了她的身上,胭脂被逼无奈,从枕头底下拿出了簪子捏在手上,黑暗中,她不管不顾的朝身上的男人扎了下去。
  只听见叶从文闷哼一声,不知道被扎在了哪里。
  胭脂毫不犹豫的把簪子拔了出来,二次伤害使得叶从文再次疼出了身,他再无心行苟且之事,而是从她身上弹了起来。
  胭脂连忙蜷缩着跑到了床的角落。
  空气中弥漫着一股血腥味。
  “来人,快来人!”
  叶从文这下子瞬间没有了兴致,只知道自己受伤了,需要赶紧处理,他也怕死啊。
  很快,便有人进来,点了灯火。
  叶从文的肩胛骨被簪子刺伤了,此刻血流不止,但还好没有扎到要害。
  下人们连夜去请了大夫回来。
  胭脂蜷缩在角落,手里一直捏着那根簪子,她把簪子抵在自己的脖子

(本章未完,请翻页)
上一章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