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三章 出手,反杀!

第(1/2)页

  姚卫民在跟王兵简短聊过之后,确定了鸽子市上的水果买卖已经遭到举报。

  而郑援朝仓库的那批水果之所以没有立刻分发出去售卖,也明白了其中的原因。

  很明显,郑援朝和梁国庆两人是打算先通过举报,把私下卖水果的都干掉,好方便他们迅速占领鸽子市。

  可这两人怎么也不会想到,姚卫民已经通过王兵提前获知信息,洞悉了他们的下作手段。

  离开派出所,姚卫民快速返回了榆钱儿胡同。

  “毛蛋儿,立刻带我去见刚子,马上!”

  他没有进院儿,骑在车子上朝蹲在院墙根底下等着的毛蛋吩咐道。

  “得嘞,二哥您跟着我走就行!”

  毛蛋见二哥神色凝重,不敢怠慢,朝着巷子外快速跑去,姚卫民骑着自行车跟在了后面。

  也就十分钟后,鸽子市不远处一条僻静的胡同里,姚卫民见到了刚子。

  “二哥!需要我做什么?!”

  刚子隐隐猜到事情不对劲儿,从来没见二哥这个时候专门找过他,关键是早些前儿姚卫民已经告诫过他,有事儿会让毛蛋转达。

  结果现在二哥亲自现身,说明事态恐怕有些严重,因此全神贯注的等着姚卫民发布命令。

  “现在有两件事儿,需要你马上去办,记住,凡是卖货的兄弟尽量每个都通知到位,不要有遗漏!”

  姚卫民把自行车往墙上一靠,沉声交代起来。

  “首先,立刻带人把各个鸽子市上的水果都收起来,但卖货的兄弟们不用都撤掉,留下守摊的人摊位儿上放个一两斤水果就成。

  告诉他们,如果有人不小心被派出所的人抓到,就说是家里人从供销社买回来没吃完,拿到鸽子市上换钱的,因为金额小,顶多就是教育几句,不会带走的。”

  “再一个,你把收起来的水果抓紧拉回仓库去,告诉我仓库的地址,我待会儿会单独找人,把水果都拉走,这个你们不需要插手,水果运回去,人必须马上离开。

  我一个小时后会赶去仓库,记住,你们务必动作要快,但还要尽量避免引起别人注意!”

  姚卫民说完,刚子连忙重重点头,靠近后说出了仓库的位置,然后便带着毛蛋还有其他几个兄弟没入了鸽子市上的人群中。

  姚卫民交待完之后,没有立刻离开,而是观察着鸽子市上的动静。

  没多一会儿,就看到那些卖水果的摊位隐晦行动起来了,约么有一半的摊位直接收摊走人,而剩余的那些摊位,本来堆在后面的水果也被抬上了手推车,悄悄运离了鸽子市。

  见此情景,姚卫民神色缓缓平静了些,骑着自行车离开了这里。

  煤市街。

  这里街道两边的巷子里,很多院子都被改成了仓库,堆放着大量不同的物资。

  姚卫民根据刚子给的信息,远远瞄准了一处不起眼的小院子。

  郑援朝和梁国庆运回来的水果就放到了这个院子里。

  他隔着马路仔细观察了会儿,发现门口有两个人在抽烟闲聊,眼睛不时朝着巷子两边观望,显然是在值班放哨。

  姚卫民没有惊动他们,而是绕到了另一条胡同里。

  他要确定这个存放水果的院子有没有后门之类的,因为如果只是曝光这处院落,抓不到人,那么还是很难揪出背后的郑援朝,无法彻底解决眼前的麻烦。

  沿着另外的胡同慢慢接近了那处院子,姚卫民很快就看到了院墙上一处约么水缸大小的缺口。

  此时在院墙里面用旧毡布严严实实的堵住了,但如果扯掉毡布,人可以轻易的从里面跑出院子。

  看来郑援朝这王八蛋做事儿也很小心,为了防止仓库被发现后人赃并获,特意在这里挖了个洞,方便院子里看守的人及时逃走。

  只要找不到人,那么就很难定罪,大不了就是一车水果浪费掉而已。

  姚卫民缓缓自院墙前经过,嘴角泛起了冷意。

  他猜着郑援朝肯定不会亲自在这里看守,但只要协助派出所抓住了院子里的人,在强大的审讯攻势下,几乎百分百会把郑援朝和梁国庆供述出来!

  “等着吧,这回我要让你见识下什么叫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姚卫民内心自语,推着自行车走出了胡同,朝着刚子提供的仓库位置赶去。

  ……

  新桥饭店,某处包间内。

  此时的郑援朝正陪着一位跟他年纪差不多的男子坐在椅子上喝茶聊天。

  “援朝,这新桥饭店我觉得也就这么回事儿,比起东城的外国饭店好像差的有点儿多嘛!”

  那男子抽着烟,脸上带着一抹傲然。

  此人看上去身高跟杨跃进差不多,留着板寸头,浓眉大眼,下巴上蓄着胡茬儿,明明长着一副粗犷豪爽的面容,但眼神却时不时泛起淡淡阴鸷意味,给人一种危险的感觉。

  他正是东城大院儿的梁国庆,今天特意被郑援朝请到新桥饭店,一起见证他们进军鸽子市水果买卖的第一步计划实现。

  “哥,我们这边儿那能跟东城比啊,人家都说一方水土养一方人,有什么样的人就有什么样的市儿,这新桥饭店,在你眼里,可不就是差着不老少么,哈哈……”

  郑援朝打着哈哈,端起茶壶给梁国庆蓄满了茶水,继续说道:

  “这不咱今儿个是为了事儿嘛,不然中午肯定得搁东城那边儿吃才叫有面儿。

  哥,瞧好吧您,就今儿个上午,我保证四九城各个鸽子市上卖水果的,都得跟拿剃头推子剃过似的,全给丫咔嚓喽!

  等明儿个一大早,咱们仓库的水果,嘿,往市场上那么一摆,咱就等着数票子喽!哈哈……”

  “仓库那边儿找人看好了吧?”

  梁国庆淡淡问道,抬手制止了郑援朝的笑意。

  “放心吧哥,搁那儿看着的兄弟都跟了我很久了,机灵着呢,基本不会出岔子!”

  郑援朝笃定保证道。

  “基本?!”梁国庆抽烟的动作一顿,眼中露出不满神色,斜睨道。

  “咳,怪我没说清楚,都是按照哥你的安排执行的!”

  郑援朝干咳了下,连忙继续解释。

  “在院儿门口随时有人轮番儿守着,一旦发现条子来了,会立刻通知院里的几个兄弟都从另一边的院墙上钻出去,哪怕舍了货,也不会让条子逮到人!

  当然了,那边本身就全是仓库,只要没人举报,条子们是不会想到还有人这么大胆,敢把水果都藏那儿,嘿嘿……”

  梁国庆闻言眼睛一瞪,不由呵斥道:

  “我什么时候让你在院儿门口安排人放哨了?这不是此地无银三百两么?蠢死你得了!”

  郑援朝被骂的一脸讪讪,隐隐也觉得是自己太大意了,不由露出懊悔神色。

  “还愣着干嘛,把小波叫进来,让他马上过去撤了门口的人!”

  梁国庆气的把烟头掐灭,指着门口命令道。

  郑援朝不敢怠慢,连忙走出了包间,不一会儿带来了上次去过榆钱儿胡同的那个年轻人。

  “小波,你马上去一趟煤市街,让门口那两小子回院儿里待着,没什么要紧事儿尽量不要露头!”

  梁国庆扔给那个年轻男子一根烟,平静吩咐道。

  “嗯,知道了。”叫小波的男子点头,把烟往耳朵后面一夹,快速转身出门走了。

  “对了,还有件事儿,老山参的买卖谈的怎么样了?”

  梁国庆见小波已经按照他的意思去处理,神色渐渐缓和了些,转头冲郑援朝问道。

  “别提了,杨跃进这孙子现在根本找不着人影儿,也特么不知死哪儿去了,玛德!”

  郑援朝愤愤抱怨道。

  梁国庆闻言忍不住拿眼斜了他一下,过了好一会儿才慢条斯理的提醒道:

  “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你的脑袋就不能转个弯儿么,杨跃进是个大活人,他能躲到哪里去?

  再说了,不是还有个杜鹃么?这个女人虚荣心强,又爱钱,又懒,你花点儿心思找她打听下,不就都有了么?!”

  梁国庆说到这里,兀自又抽出了一根烟卷儿,玩味笑了几声。

  “呵,杨跃进竟然没有立刻选择合作,这很不正常,凭他那点儿水平,我开出的条件应该足以让他动心了才对嘛。

  看来他身边儿也不全是酒囊饭袋,这么的,你等过了今天,鸽子市上的事儿齐活了,给我好好打听下,最近杨跃进都在跟谁一块儿玩儿呢?”

  郑援朝闻言连忙点头,同时拿出打火机帮梁国庆点了烟,自己也抽上一根,努力回忆着说道:

  “杨跃进他的朋友的确不少,但除去体制内的彭文他们,真正在社会上玩的好的也没几个,如果非要说的话,可能苏建军算一个吧!

  不过苏建军已经去部队了,再除了他的话,嗯,倒是还有个采购员好像跟杨跃进喝过几次酒,我这不刚回来没多久嘛,具体他跟那个采购员关系好到什么程度,还不太确定。”

  “采购员?呵!”

  梁国庆晒笑,一副不屑神色的摇摇头,“不是一个圈子的你不用浪费时间,一个采购员懂个屁!我断定给杨跃进在背后出主意的人,肯定是他们大院儿的,你到时候用心打听下就知道了!”

  “好嘞!”郑援朝欣然应允,笑着抽起了烟。

  “别什么事儿就知道点头答应,你跟我妹妹的婚事儿打算什么时候办?!”

  梁国庆觉得他应答的有些敷衍,脸色再次板了起来,严肃开口喝问道。

  “哥,这您还真不能怪我,小云说了,想等国庆的时候再办,我也犟不过她不是,嘿嘿……”

  郑援朝脸上露出无奈的嘿笑,心里却有些不是滋味。

  为了能在返回四九城后重新站稳脚跟,并在圈子里可以快速高人一等,他觉得自

(本章未完,请翻页)
上一章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